« 2018 . 10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BASARA]鳥與元親與毛利

 
* 原本是とり と もり
* 不知道為什麼就變成とり と もとちか と もり
* 鸚鵡很吵
 
--



天氣漸漸的溫和。
毛利元就今天依然起了個大早,打開房門準備迎接日出。
 
「……。」
 
天色依然昏暗,但比起迎接晨曦他更在意橫躺在門口走廊上的大鸚鵡。
那相當鮮明的黃色,頭上還綁著紅布做頭巾,他一眼就認出來這隻鸚鵡是誰家的。
鸚鵡並沒有因為開門聲而有任何的大幅度動作,牠只是緩緩的睜開眼看了毛利元就一眼,相當的虛弱。
 
怎麼會在這裡?
毛利元就蹲下身,抱起那隻鸚鵡。
 
「元就大人……呃?」
「雖然不知道牠怎麼了,總之先照顧牠……順便派個人去四國通知一聲。」
「是!」
 
 
 - -


「嘎啊!」
 
響亮的叫聲從身後傳入耳中,即使經過幾天的時間毛利元就還是無法習慣這種突如其來的叫聲。
真是的……什麼樣的人養什麼樣的鳥。

「MOTOCHIKA!」
 
長曾我部到底要什麼時候來把這隻鳥帶走?
自從那天清晨起,毛利元就三不五時就得聽這隻大鳥興奮的喊著長曾我部元親的名字。也不知道這隻鳥是怎麼了,他走到哪裡就會跟到那裡,甚至還很囂張的停在他的頭盔上。
毛利元就鐵青著一張臉,拿起旁邊的毛筆打算靠著練字來讓自己這些日子的情緒平穩下來。
  
「嘎嘎嘎!MO-RI-!MOTONARI!」

是誰教牠的?……怎麼想都只有那個蠢貨。
毛利元就皺著眉,放下手上的毛筆回頭準備要好好教訓那隻鸚鵡。
 
「啊!?」
 
那隻大鳥相當興奮的朝著自己飛了過來,毛利元就驚愕的叫出聲音。
站在外頭守著的部下們聽到毛利元就的叫聲,慌張的拉開紙門。
 
「元就大人!你沒──…」

看著眼前的景象──大鳥相當有精神的在屋裡頭飛舞著,與原本應該正坐在桌前但不知為何頭髮凌亂還有點……衣衫不整的毛利元就。
 
這是美景……但他們絕對不敢說。

「做什麼?我有叫你們嗎?」
「對不起、因為剛剛……」
「出去。」
 
紙門迅速的關上。

可惡的傢伙。
毛利元就瞪著那隻像是在炫耀自己贏得勝利一般快樂的在高處叫著的鸚鵡,深深的覺得自己是如此的狼狽又難堪。
 
「MOTOCHIKA!MOTOCHIKA!」
「吵死了,閉嘴。」
「MO-RI-」
「不是要你別吵……」
 
毛利元就指著在櫃子上頭的大鳥準備繼續訓斥時卻發現那聲音似乎不太對,回頭、看著站在門口的人。
 
「……你真的很有趣。」
「長、曾、我、部。」
 
原本在桌上的硯臺被主人使勁的用力朝著那人丟去,長曾我部元親輕鬆的閃過那個硯臺,然後紙門破了個洞,外頭的部下慘叫著。
 
「好了好了、不要這麼生氣嘛!」
「哼!」

毛利元就轉頭,不想讓他看到自己現在的樣子。
真是夠了,果然有什麼樣的寵物就有什麼樣的主人。

「話說回來,毛利你怎麼會搞成這樣啊?」
 
長曾我部元親伸手去替毛利元就順了他的髮絲,毛利元就迅速的拍掉了他的手,指著櫃子上頭。
 
「去問你家的鳥。」
「咦?」
 
長曾我部元親抬頭看著自家的鸚鵡,牠歪歪頭、一臉無辜的望著他。
 
「嘎嘎!MOTONARI!MOTONARI!」
「吵死了……快把牠叫回你的肩膀上,然後快滾。」
「是是。」雖然不知道這傢伙到底做了什麼,但看來今天毛利元就相當不能惹「回家囉!」
「嘎啊!」
 
鸚鵡振翅,在上方盤旋了一下子,然後長曾我部元親瞠目結舌的看著鸚鵡停落在毛利元就的肩上。
毛利元就側了臉,看看肩頭上的鸚鵡。
 
「看來他不想跟你回家?」
「喂喂、不會吧?」
「嘎啊、嘎啊!MOTONARI!SUKI!」
 
毛利元就眨眨眼,視線回到了長曾我部元親身上。
鸚鵡杵在毛利元就的肩上,對著長曾我部元親示威著。
毛利元就摸摸鸚鵡的頭,然後鸚鵡高興的蹭著他。
 
「牠可能知道跟著我比較不會餓肚子?」
「這忘恩負義的臭傢伙!」
「MOTOCHIKA!BAKA!」
「竟然罵我!!」
 
 
 
           おわり
秋本 | CM(0) | TB(0) 2010.11.27(Sat) 21:55

留言: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copyright © 愛樂紛特 all rights reserved.

Author

愛樂紛特

Author:愛樂紛特
ID - 目前狀態
izumi - 外場村旅遊中
浩羽 - 泡菜醃製
秋本 - 海上漂流
壹鏡 - 德國遊學
末离 - 吉祥物飼育員

category

recent entry

comment

search

links